長崎清子〈紫陽花〉1928 台二西42

紫陽花,即台灣所稱的繡球花,常常可在日本神社附近發現其蹤影,六月十五日則有紫陽花祭。身處台灣的長崎清子,沿用日人較為熟知的名稱,顯示了此作品應被置於此脈絡來看。

東洋畫中以植株表現的紫陽花,到了西洋畫裡則以瓶花靜物出現。截去了多餘的莖葉,花朵以勃發的姿態,攫獲觀者的所有注視。畫面中的花瓶,在兩個平面的交界處,穩固地頂著所有的繽紛,朝向左前方四十五度角,接受人們的禮讚。畫家以明顯的筆觸敷塗出聚繖花序的錦簇,省略了對於細節的描繪,著重質感的表達。後面背景的暗色筆觸,沿著花朵輪廓描繪,除了能襯出花色的亮麗之外,也顯示畫家在創作的順序上,是先以花朵為主要考量的。

將紫陽花插入瓶中,是為了增加觀賞的喜悅;將瓶花入畫,則是為了記憶曾經盛開的生命。從戶外到室內,從內地到台灣,畫家想保存在記憶裡的,會是哪一種紫陽花呢?(林竹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