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到臺灣,臺灣有一個阿里山,」由這樣押韻的短句中讓你想到什麼?是阿里山的神木、雲海、日出或是森林小火車,還是阿里山做為臺灣風景的代表?你可知道阿里山的風景為人所熟知是從日治時期開始的,當時包括阿里山在內的臺灣山岳圖像廣為畫家所描繪,同時大量地出現在許多觀光導覽、明信片、郵戳及官方的宣傳品中,這個現象背後的意義可說是臺灣山岳風景的發現。

從描繪臺灣山岳的作品中,提供了我們對臺灣風景想像的角度,屬於臺灣的自然元素是什麼?它們又是如何被呈現的?由當時的畫作來看,我們發現無論是對山的細膩描繪或是季節氣氛的掌握,畫家都不僅出戶外更攀登百岳才得以揭開山神秘的面紗,展現臺灣山岳的氣勢。

那麼山岳繪畫為何在此時出現?這與日本近代化中對於自然的重新定位有關。自明治時期開始日本大力吸收西方文明,學習一切科學人文新知,在1894年志賀重昂出版的《日本風景論》,是一本介紹全日本地理的書籍,在書中提及關於登山的事項,並經由其他學者提倡,造成當時日本一股登山的熱潮。人們開始以團隊的方式、新式的裝備攀爬山岳,而攀登山岳更成為日本青年人成長過程中一門必修的課,透過對山的體悟與征服,磨練人的意志與耐力。

這股熱潮傳入臺灣,透過日本近代的畫家的開拓,顯現了臺灣山岳的意象。那麼對於畫家而言,臺灣山岳的意義是什麼?畫家又是如何看待他與山的關係都是有趣的議題,石川欽一郎就曾經這樣地形容臺灣「山峰線條強而有力」、「自然色彩飽滿」,「這種景象在日本內地是觀賞不到的,和京都一帶的山峰相比,京都顯得優雅多姿,臺灣所有則是豪壯為雄」,這是對照著日本的山來表達臺灣山岳的感覺。另外一位水彩畫家丸山晚霞,則是對高山的植物特別感興趣。最早臺灣山岳的意象中還伴隨著原住民出沒的恐怖氣氛,所以攀爬山岳也有著探險的意味,因此對於畫家而言,在這個過程中,除了自然的體悟外,也有著征服未知世界的快感吧!

山岳繪畫的另一種面向也展現了與政治的關係,如畫家紀錄著理蕃的政治事件或是對於殖民政績的頌揚。自明治天皇命名為新高山之後,臺灣山岳的題材更常常成為畫家獻呈的題材。 隨著理蕃政策的成功和登山探險的開拓,山不再是恐怖、不可親近的,登山在當時也隨著政府、學校、媒體等大力提倡,漸漸普及為國民運動,登山的雜誌和書籍增多,中學校的旅行常出現在阿里山、新高山等地,登山的活動也進入了女子教育之中。此外,國立公園的設立議題,也伴隨著臺灣自然資源開發後而來的保育議題,當時劃定的三個國家公園-新高阿里山、大屯、太魯閣,成為熱門的旅遊景點,更象徵著日本對臺灣的現代化建設。 臺灣山岳由此成為畫家與民眾對於認識臺灣風景美的角度之一,透過對於山的讚頌,體驗臺灣自然風景的廣闊與壯美。(宋南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