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e22.jpg (263396 bytes)

蕃路入雲

富本雄川 1935

          此件作品適合拿來討論關於作品標題的命名、設想與形塑圖像之間的癥結,而 這與原住民圖像的製作也有關係。首先兩個層次需要闡釋:第一是標題的意義-標 題是對畫作的再創作也是對畫作所作最初步的詮釋;第二是原住民題材的命名問 題-究竟畫家如何看待他所製作出的原住民影像以及期待觀眾如何看待他所創作出 之原住民作品?
  畫家作畫時是在靜觀畫作之外的東西(由畫筆來詮釋他的對象),畫家為畫作 命名時是在靜觀畫作之內的東西(由文字來詮釋他的畫作),因此除觀念藝術融會 過的技巧或宗教、神話圖像的製作外,命名會是一個收尾,並且也是最初步的詮釋 工作。將作品賦予名稱時有幾個功能:加強或減弱題材效果、增補或界定題材範圍 、誘導或指出題材焦點、澄清或混淆題材主從、直陳或寓意題材旨意。一旦標題遺 失或是殘缺,觀眾與作品間的互動必然與有附上標題完整者不同,進而導致詮釋結 果的殊異。因此對標題的認識是解讀畫作時不可或缺的一環。
  在探討圖畫標題的問題上,將富本雄川的〈蕃路雲ズ入ペ〉與同一回臺展顏水 龍的作品〈紅頭嶼ソ娘〉相較是有意義的。〈紅頭嶼ソ娘〉於標題上已明確指出了 畫家的對象雅美族的女人,因此視覺上首先印入眼簾的也是坐在海邊的女人,其次 才是饒富特色的船形,一旦看到了船與女人便已意會到標題的意義,而標題也相對 地強化並堅定了觀眾已經吸收基本訊息而無漏失的信心。於這幅作品上,顏水龍不 帶任何修飾的取名方式,標題文字幾近記錄,其直接性便透露出了畫家樂於保持景 觀原貌而不多加修改的某些態度。同一回臺展富本雄川的作品〈蕃路雲ズ入ペ〉則 誘發另一種思考,不看標題,沒有人會去注意到「蕃路」才是主角,而深山、雲氣 、荒煙蔓草、雜亂無章的樹木甚至三個泰雅族人、一隻蕃犬在畫面上反而才是配 角。標題扭轉了觀眾與作品的互動方式而重新定位。佔畫面比例極細微而易忽略的 主角-「蕃路」重新浮現而成為被觀眾眼睛所追索的對象,經由驚奇的環繞與曲折 的過程,配合畫面的紛亂,富本雄川闡釋了蕃界為平地人所不易掌控的複雜情緒。 因此,與其說是在記錄,不如說是在思考。雅美族在外界的眼光中是平和的民族, 顏水龍到該地作畫的行為接近觀光情境,畫家詮釋畫作時輕鬆而簡單;而富本雄川 踏上「蕃路」深入泰雅族所據「蕃地」時,歷史感的探險意義存在,紛雜的思緒不 僅呈現在畫面上,也經由標題而增強,畫家詮釋畫作時複雜而緊張。
  為畫作命名是畫家將影像準備傳達給觀眾前的最後一道重要手續,作品以原住 民為題材的標題,或許就暗示了畫家曾與原住民兩者間互動過的模式。(劉學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