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復一日的平凡生活細節,你曾否感到厭倦?某些畫家採取觀照萬物的創作態度,敏銳地捕捉生活中的美事物與感觸,巧妙表現於畫面。由於這些作品反映畫家與觀者共同的生活經驗與時代氣息,所以觀看時往往令人產生共鳴,會心一笑。甚至於為畫家的細膩觀察及省思痕跡留下深刻印象,轉而成為助長生活智慧的精神糧食。

觀察日治時期的人物畫,由畫中人物穿著的臺灣服、和服、洋服與蕃服等現象,反映出漢人、日本人及原住民等不同族群共同生活在臺灣的時代特色,以及呈現從傳統走向現代的生活風貌。其次,人物畫最常看到是描寫日常家庭生活的題材,包括為數眾多的母子圖。例如林之助的「好日」,畫中溫馨感人的親情就在母子二人的輕輕拉扯間,含蓄地流露。此作不僅獲選六回府展總督賞,在當時更獲藝文界及觀眾的好評。王白淵曾就這幅作品評道:

林之助的「好日」是難得的佳作。年輕女人牽著小孩購物歸途中的一景,整 幅散發著說不出的東方式的寂靜。人物的膚色極佳,群青色的衣著配以三角 藺編織的籃子色調,其中佳妙,確實無法形容,乃是一幅富有詩意的精彩作 品。

日常的梳洗裝扮題材也經常出現在畫家筆下,有些畫家在這每日重複的動作中,加入突發奇想的巧思,模稜兩可的意象令人低徊不已。如關川弘道的「破鏡中之女」,畫中女子張臂照鏡,破裂鏡痕與模糊面孔是否暗示這位現代摩登女郎此刻破碎又不服輸的心情呢?

時代的動盪不安往往直接影響人們的生活作息,當然也使畫家生活產生變化,二次大戰期間就有不少畫家選取反映時局生活的主題,如李石樵於戰爭末期創作的「合唱」。這幅畫描寫防空洞前一群小孩高歌的情景,迫塞的防空建築背景配合小孩的天真無知表情,透露出畫家對時局生活的無奈及對未來懷抱希望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