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晴    野村誠月   
1935 第九回台展入選

兩位女子攜手迎面而來,狀甚愉快,其中一位身著長衫,衣角隨風飄揚,另一人則身穿和服手持紙傘。這兩位女子身後尚有在橋上散步的人們,也有倚靠橋欄俯視河面交談的父女。這件作品呈現出都市人散步遊樂的休閒場景,至於畫中所描繪的地點,則是當時台北近郊結合神域與觀光休閒性質的名勝地-圓山附近。

要到圓山附近參拜或是遊玩可以乘坐公共汽車,從敕使街道(現在的中山北路)一路直抵圓山,或者是搭乘淡水線鐵路在圓山站下車。圓山附近的觀光點有動物園、運動場、圓山公園、劍壇寺、陸軍墓地、孔子廟、鎮南護國禪寺、以及神道教信仰中,位居神社最高社格的台灣神社。

作品中美觀的橋樑是明治橋,這是1933年重新建造的鋼筋混凝土造橋樑,連結圓山與台灣神社所在位置的劍潭山。畫面後方山坡上的鳥居提示我們人物散步的背景即是台灣神社。圓山周遭以神社結合公園,成為令人親近的空間,基隆河上也可划船賞景。

神社在都市計劃令中,與山川風光、歷史遺跡並列,同樣被視為「風景」,以作為都市居民「保健、教化及觀光的目的」。野村誠月畫面便是結合參拜神社與新的休閒活動,從中可以感受到現代文明的摩登氣息。,從近代化的堂堂大道-敕使街道前往神社,通過嶄新美觀的明治橋,都充份顯露在「天皇崇敬」信仰的背後,其實是挾帶著近代化國家的強大力量。(邱函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