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物,原是初習創作的人經常練習的對象,也是學院內必經訓練的課程之一。但是簡單的題材能夠練習到得心應手卻不是容易的事;值得吟味的靜物畫往往瀰漫著畫家生活經驗,或思考的痕跡。

靜物畫是在畫家刻意安排的構圖內,尋找抽象的空間變化與協調,或者是表現畫家對靜物的觀察與對話。靜物的題材可以從大自然中隨手拈來的花果魚蝦,流露出季節的氣氛,但是更多時候畫家在選取題材時也大費苦心,希望表現個人的品味。所以,在安靜的構圖中,照樣反映出社會價值觀與時尚風潮。觀察日治時期的靜物畫,最常看到的桌上擺飾品包括數本攤開或合攏的西洋畫冊,甚至於台灣美術展覽會的圖錄,表示出畫家殷切的學習心態,或是配合展覽會的心情。其次,畫家喜歡的還有象徵文化涵養的音樂器材,包括手風琴、吉他、曼陀林等音樂器具,以及代表台灣特色的原住民產物如雕刻、陶藝品、「蕃布」等工藝品、稀有貝殼,以及酒瓶等等。 處理這些靜物題材時,畫家或忠實地描繪外形,或試圖表現其內在生命力。也有些畫家,利用特殊的道具,如假面具等來製造死亡、神秘的超現實氣氛。也有的作品描繪枯萎的落葉和殘破的瓷器,讓時間的回憶具體地沈澱成形。如實的剝製鳥類等動物標本也偶而會出現在畫布上。 靜物,很少見於東洋畫類的水墨畫或膠彩畫。後者在描繪植物花卉時雖然會出現類似剪枝標本的作法,例如傳統的松竹梅三友,但並不賦予一個人為安排的擺設或抽象空間,所以和西洋畫靜物的作法相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