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w68.jpg (343209 bytes)

飛魚祭    
御園生暢哉    1940 第三回府展入選
        日治時期,相較於當時台灣人與原住民的疏遠,日本畫家在題材選擇的多樣性、觀察距離的接近度以及細節描繪的忠實上,處處表現了更大的興致與熱情。於此風氣下,具表現主義風格的御園生暢哉也劃了一幅雅美族人的新船下水祭。
紅頭嶼的雅美人在長達三年預備期後開始著手伐木雕船,並於船成下水之日舉行盛大的祭典,這便是御園生所畫的場景。船員拋船擺動,附和船上持刀站立的掌舵者的歌聲而吆喝著(歌聲大意為:我們協力去伐木,辛苦造船已完成,祈求船員都健康,漁獲也豐收。)而新船在幾番拍打拋起折騰之後,便下水試航,同時岸上也會進行殺機祭船靈的儀式...
御園生以削切的筆勢與堆疊的油彩製造出雜沓的塊面與線條,兩相交織在對角斜向的構圖上,其中所呈現出的失衡感無非是為了傳達祭典當下的熱鬧場景,但可能也是畫家融入其境的心情感受呢!(劉學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