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仁 〈內房〉 1929 臺三 東 2

        穿過黝黑的門廊,經過一道又一道的樑柱,我們看到內房裡,在餐桌旁縫衣獨坐的婦女。而外面大廳,則有各種描繪詳實的物品。
觀察畫家對於物品所作的光影處理,且力求形體的正確性,可以看出他努力想建構一個真實場景的企圖心。以白色線條作為框架的左右門廊,或許是受到版畫影響的表現,而在此亦製造出明暗強烈對比的效果。
另外,在看似生活切片的作品當中,卻有許多畫家特意安排進去的象徵物。例如:日曆上的時間,對應著鏡子裡逐漸消逝的年華。在門廊走道前,擺放著一盆蘭花,它的「蕙質蘭心」意涵,指向門廊後的婦女。外廳上,畫面左邊擺放著縫衣機,右邊則是神桌,婦女勞動的天職與傳宗接代的義務,皆以協助夫婿達成匾額上的「功高良相」為終極目的。
有形的門廊將婦女層層框架住,無形的道德標準與歲月,則是婦女難以抗拒的禁錮。(林竹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