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橋的風景》     吉田吉   1932  臺6西36

沒有電線的電線桿,佇立在樓房式的天橋之前;畫面中心弧狀開展﹝或聚集?﹞的線條穿越天橋走向深度。左右側發亮的月臺,藉由建築物的實體與陰影表現,作出表面與概念上的連結。右側近景的圍籬緊湊地排列著,連接月臺上矗立的提示燈與電線桿,到天橋後方延伸出來的遮雨棚,而畫面中央弧狀聚散的線條正是閃耀著金屬光芒的鐵軌。火車似乎隨時將從遠方而來或由觀者的耳邊呼嘯而過,帶來活力和喧擾的聲響。然而,一切流動的要素都在建築物的鎮服下嘎然而止。建築物平直的線條、穩定的區塊營造出畫面的平橫,而月臺立體感的扭曲則形成阻隔的效果。天橋正像門戶,讓一切都在往來之間停留。(張育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