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現代化的都市吸引許多工業和產業建設,人口大量湧進都市,我們在新舊對比之下,才發現鄉村漸漸地被人遺忘,鄉村的自然風景成了珍貴的回懷,浪漫的懷想。

   1922年春,留學東京已六、七年的雕刻家黃土水曾經形容台灣的自然環境中最值得描繪的是.....

 山腰處,森林的旁邊,兩三間農舍的炊煙嫋嫋,歸途上的農夫,肩荷著 鋤頭走在田埂上,一面望向天空的美麗夕陽。

        他所描繪的田園風光,其實是他經過東京大都會生活的洗禮之後,才歸納出來台灣和日本的差別。雖然比不上現代化都市的繁榮,郤還有值得珍惜的自然風情。都市生活的經驗才讓我們理解到鄉村樸素的可愛。

       然而,台灣鄉村的回憶是否就像是桃花源堛漱i暮歸途那麼單純呢?鄉村的生活也是多樣化的,隨著不同的季節和時辰展現出不同的面貌。農村的小土地廟,或著更具規模的寺廟也提供農閒時期共同活動空間。都市周圍的小鎮像淡水或三峽等地風景優美,也是都市人徜徉之處。這些地點都隨著寫實畫風的傳入,逐漸地進入展覽會場,成為新都會人對鄉村、故鄉的共同回憶。

        早期台灣美術史上的水彩畫導師 石川欽一郎 (1871–1945),也是值得注意的人物。他到台北後(1907–1916﹔1924–1932)以台南府城為題材,發表一系列「台灣的羅馬」作品,連載於報紙上。他的畫風學自英國自然寫實,而且揉合日本水墨禪宗畫的趣味。他雖然一再地強調日本的風流觀是含蓄、消極而纖細的﹔相反地台灣風景是陽剛、積極而粗糙的,兩者很不相同。不過他在國語學校(師範學校)和課外美術活動中,總是帶領著學生到台北近郊,畫出水氣朦朧,竹林搖曳,美化而略有距離感的鄉村景象。從此,輕鬆簡化而帶有浪漫懷舊情懷的寫實風格,成了台灣早期風景畫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