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源起

近年來由於生物遺傳學的進步以及資料的累積,許多學者都以寬廣的視野省視世界人類的起源、分化、遷徙等問題。有些語言學者也以世界各語言間的親緣關係,推論世界各語言的產生、分化及其時空背景。而且各學門學者之間更開始跨學科的對話,探討語言的傳播、分化與人類生物性遷徙、分化歷程的關係。在歷史與人類學方面,由於新的歷史、考古與民族誌知識不斷累積,以及後現代主義思潮下的學術省思,學者們體悟過去人們對於「民族起源」的認知深受國族主義(nationalism)、各種文化中心主義及粗淺的「民族」定義所影響。因此,歷史與人類學者也重新思考有關「民族」、「民族史」與「民族文化傳統」等問題;重點在於將「民族」視為近代國族主義下的想像社群,將「民族史」視為支持此認同的近代歷史記憶建構,將「民族傳統」視為近代的文化創造。如此見解,近年來也受到「以近代建構斷裂歷史」的批評。部分學者開始注意到民族形成的長期過程,及此過程中的各種核心與邊緣(如性別、階級與地域群體)權力關係。

目前擁有十二億人口的中國民族,包含漢族與諸多少數民族,在此問題上自有其重要性。除了二十世紀以來累積的大量考古、體質、語言和民族誌資料外,又有長遠而豐富的歷史文獻背景,這也使得「中國民族之起源與形成過程」此一主題成為學科之間對話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