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銘銘  逝去的繁華
大綱二

王銘銘認為:歷史裡有「主流文化觀」,所以他要作一個避免「殖民主義與民族-國家權力結構制約」的」歷史敘述。

  泉州地方史的研究暴露的史觀偏見

國際學者:「光之城」的真偽辯論。對泉州人民早在西方啟蒙之前,就擁有了開明精神不能相信。此觀點挑戰了「西方衝擊-中國回應說」

中國學者:皆著眼於「宋代」泉州史,撰述泉州開放啟蒙的文明史,因為這符合「中華開放古國的論點」。背後的意識型態是「別的國家有的我們也有」。

  反思

王銘銘:要回到近代中西文化接觸以來對「文化概念」的不同界定
歐洲各國:歷史有兩種。

1.      歐洲各國:文化的傳統時期、文化的現代性時期

2.      非西方的歷史是沒有時間流動的平台

中國:不屬於殖民國,又不屬於現代國家原創地,對文化的想像比較被動。

1.「天下」的觀念

2.19世紀末:「中國文化」被西方傳教士的話語所支配

3.      19世紀後:湧現談論自己文化的潮流已經收民族國家的主權觀念,通過類似於歐洲的想像來營造中華民族國家的歷史認同。

 

二十世紀的中國文化史研究:對中國古代開化文明史展開探求的背景,是要在世界體系中追求民族主權。所以這樣的主流文化理論是在脫離真實人與社會關係的狀態下,去營造一個均質停滯的歷史體系。

王銘銘評論:表面上反應「民族精神」,實際上否定「民族精神」的真實含意。(人的具體實踐、對周圍環境的認識與互動)

人類學的歷史研究

功能主義的缺失:沒有注意到活的人都在「創造歷史」。(創造歷史只社會在生產與對文化的歷史解釋),所以人類學重新處理歷史-文化的關係。